中国征兵为何“一年一征”变“一年两征”?

据《解放军报》报道,“两征两退”改革暨2020年全国征兵工作电视电话会议1月16日在京召开,部署“两征两退”改革任务和2020年征兵工作。

“两征两退”改革暨2020年全国征兵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召开。(图自:武勇江)

从今年开始,义务兵征集由一年一次征兵一次退役,调整为一年两次征兵两次退役。其中,上半年征兵从2月中旬开始,3月底结束,新兵批准入伍时间为3月1日;下半年征兵从8月中旬开始,9月底结束,新兵批准入伍时间为9月1日。按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兵役法》规定,义务兵服现役的期限为2年,士兵退役时间对应其批准服现役时间。

“两征两退”无疑是我国征兵制度的一次重大改革,有效弥补了此前一年一次征兵中存在的突出矛盾问题,对缓解“征兵难”、巩固和提高战斗力大有裨益。

同时,我们也应该认识到,这一制度的实施,必然对部队新兵征集和训练等方面带来深远影响和较大压力,需要在探索中逐步予以对冲解决矛盾问题。

征兵制度的一次重大革新

我国征兵制度起源于1927年建军之始,自1955年开始实行义务兵役制,其后先后多次修改,直到1998年12月29日新颁布的兵役法,将陆、海、空军义务兵服现役期限一律改为2年,取消了超期服役的规定。建国以来,我国长期实行冬季征兵制度,军队入伍一般是12月。在很多老兵的记忆中,天寒地冻时训练队列的体验是一辈子都难以忘怀的。

大学生逐步成为征兵的主要对象。(图自:华北电力大学)

2013年,我国征兵制度经历了一次重大调整,入伍时间由12月份调整为9月份。这主要是随着军队现代化程度的日益提升,以及国家教育水平的普遍提高,大学生逐步成为征兵的主要对象。把入伍时间调整至9月份,恰好与大学生入学或新学期开始的时间相对应,避免了学期进行到一半才去当兵的尴尬,这样就可以更好地调动在校大学生报名参军入伍的积极性。

2020年开始实施的“两征两退”改革,有着复杂的背景和考量。笔者试图分析一二:

一是避免战斗力水平的大规模波动。

部队战斗力建设的形成和消退,有其自身的规律。而以往实施的“一征一退”制度,都会造成一个特定时间内老兵集体退伍、新兵集体入伍。

部队是最讲究团队合作的地方,一个萝卜一个坑,部分士兵的退出无疑会导致战斗力的迅速下滑;而新兵入伍后,尚需经过2—3个月的基础训练才能补充到一线战斗班排,还需要学习专业技术、融入作战体系。这种大进大出,必然会导致战斗力水平的缓升陡降。而实施“两征两退”制度后,同一时间内退役老兵的数量会减少,对战斗力的冲击也会相应减少。

对此,国防部新闻发言人表示:此次改革主要是考虑在保持年度征集总量稳定的前提下,通过增加征集次数、减少单次入伍新兵数量,保持兵员平稳进出,确保部队始终保持高度戒备状态。

二是应对适龄青年参军热情下滑。

近几年来,征兵难的问题有所抬头,主要是适龄对象以独生子女为主,青年人口基数减少;随着家庭条件的提高,肥胖、近视、高血压等问题增加,征兵体检淘汰率提高;适龄青年可选择入学、工作等多条路径,参军并不是人生出路的最优解;国家长期处于和平环境,公民国防观念淡化,等等。

在这些情况下,靠一次征兵较难完成征集目标,需要通过持续的动员和征集,让青年人有更多机会了解部队、走进部队,也让部队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年轻人、鼓动他们参军。

三是以更灵活的方式吸引大学毕业生。

实施“两征两退”制度后,上下半年的征集对象各有侧重,其中上半年征兵重点征集各级各类院校往届毕业生、高职高专毕业班学生和各类社会技能人才。

对于这些毕业生来说,经过半年左右的寻找工作等探索,春节回家时或许在感叹生活不易,忽然看到了部队招兵的消息,报名参军的志愿也会相应增加。相比于在读大学生,他们没有回校继续读书的压力,有的还符合大学生士兵直接提拔成干部的条件,相对比较稳定,留队意愿要高一些。

此外,一些退役士兵选择“二次入伍”的,3月份征兵也会缩短他们重返部队的时间周期。

矛盾挑战不容忽视

“两征两退”制度实施,有利于部队建设和战斗力的巩固。但改革都是有阵痛的,这一制度推行过程中,也会带来一些亟待解决的矛盾问题。

一是兵役机构工作压力加大。

对于军分区、人武部等单位来说,以往一年征兵一次,从启动征兵到把兵送上前往部队的列车,集中精力忙活几个月就可以解决了。

现在实行两次征兵制度后,意味着兵役机构工作时间的延长,压力也倍增。如果算上前期的策划宣传,基本上一年的一半多时间都要投入到这项工作中。特别是改革后兵役机关人数大幅压缩,现役人员数量很少,还有值班、训练等任务,人少事多的矛盾将更加凸显。

二是一线部队训练新兵压力加大。

目前,除一些部队依托教导队、培训基地等训练新兵以外,很多部队都要抽调干部骨干,组成临时新兵连,组织培训新兵,这也牵扯了部队很大的精力。

实行两次征兵后,也就意味着有些单位要2次组织新兵训练,抽调干部骨干的情况较往年也会大幅增加,一些老兵连队也将出现长期缺干部骨干的问题,这必然对战斗力造成影响。

“两征两退”意在吸引更多高素质兵员。(图自:仁和区广播电视台)

三是在读大学生士兵保留难题依然没有解决。

此前实施的“一年一征”制度过程中,虽然大学生士兵逐步成为新兵的主体力量,但并不是转改士官的主体力量。现实是,在读大学生士兵转改士官的愿望明显低于低学历的士兵。

这是因为现在多地实行的鼓励大学生士兵入伍的政策,都是以2年为期限,义务兵当满后退伍可立即兑现各类奖励措施,但如果留队的话,反而出现“服役时间越长、享受待遇越少”的倒挂问题。同时在读大学生士兵还面临着保留学籍时间有限、需要早些回去完成学业的问题。

这些需要研究出台相应政策,还需要军地联动,短时间内无法解决,在读大学生士兵留队意愿很难尽快提高。

四是退兵问题对部队的影响将更加凸显。

退兵是新兵征集中的一个棘手问题,涉及到责任认定、军地对接、赔偿惩罚等一系列复杂的问题。在基层部队,常有“一个待退兵,拖垮一个连”的说法。现在,一些部队想退掉不合格或伤病残兵员,有的周期很长,来回“打官司”,牵扯精力很多。

随着一年两次征集新兵,意味着退兵问题可能拉长至全年,成为部队建设发展中的一个突出问题。这需要从制度、流程上对此进行明确和简化。

一年多次征兵或将成为现实

征兵难题是很多国家普遍面临的问题,为此大家“八仙过海、各显神通”,采取不同办法来提高征兵的吸引力。这其中,一年多次征兵就是一条可行之路。

美国实行的是志愿兵役制和义务兵役制相混合的兵役制度,平时都是实行志愿兵役制,招募有意愿当兵的参军入伍,并发放优厚的薪水待遇;而在大战爆发后,也会启动义务兵役制,从履行兵役登记的公民中抽取人员参军入伍。

目前,美军征兵已经常态化,在全国开设几十个募兵站和千余个募兵点,覆盖绝大部分行政区域。募兵点的征兵官为了完成考核任务,很少坐在屋子里吹空调“守株待兔”,而是经常主动出击,主动邀请潜在对象前来了解参军情况,重点介绍入伍后的丰厚待遇,吸引他们报名。

招募单位综合考虑军兵种兵员补充计划、训练批次安排、应募青年的意向和美军兵种倾向选择考试成绩等情况,对新兵的专业、岗位进行统一分配,并分批送至相应训练中心。新兵经过为期9周左右的入伍训练,经考核合格后补入部队。

由于美国人参军入伍的意向不算太高,近些年征兵官以加入美国籍作为筹码,吸引华裔、拉美裔等新移民加入美军。去年在国内社交媒体大火的“高天才”,就是为了入籍加入美军的。

“高天才”声称目前在美军服役(图自当事人)

以色列长期处于敌对国家包围之中,战事十分频繁。除保留一定数量战备程度高的常备军外,还实行普遍义务兵役制,建立了能及时调遣和立即投人使用的强大的预备力量。以军每年征兵4次,90%的适龄男青年、50%的适龄女青年都要到属地兵役机构报到,并集中到全国统一的征兵中心训练,考核合格后补入部队服役。

笔者预测,未来我国将参考借鉴其他国家的征兵做法,由现行的“两征两退”,逐步过渡到一年多次征兵,以此解决“征兵难”和“战斗力保持难”。实际上,早在2015年的两会,军队人大代表、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人武部原部长刘连昌就已呼吁,可以由当时的一年一次集中征兵变为一年多次分期征兵。

建设世界一流军队,需要大量高素质兵员。(图自:国防部网站)

实施一年多次征兵制度,需要有一系列的制度机制作为支撑,笔者认为应该包括:

一、在各级兵役机构单独设立征兵办公室,配备相应全职人员,以部队现役军官和优秀士官为主,负责面向社会宣传军队形象,发布征兵信息,走进社区和居民广泛接触,了解参军潜在对象并进行说服工作,为部队源源不断提供新鲜血液。

二、全面实行先训后补机制,召集新兵由省一级新兵训练机构进行统一训练,经考核合格后分配到相应的军兵种训练机构,或直接补充到部队。部队只需提出新兵需求,不再担负新兵训练职责,以此集中精力研究打仗问题。

一线城市为吸引大学生入伍,提供了优厚待遇,但也在不同入伍地士兵间造成了新的不平衡。(图自:广东卫视)

三、修改完善在读大学生士兵优待政策,由各省市各自出台待遇悬殊的优待政策,变为全国统一性的政策,服役时间越长则待遇越优厚;出台鼓励大学生士兵边在部队服役边完成学业的政策制度,使得他们不用返校也能拿到学历学位,以及部分专业的学生把学籍从地方大学转到军队院校的函授、远程培训,实现无缝链接,等等。通过政策激励,让在读大学生士兵扎根部队、安心工作。

四、由退役军人事务部门或相应机构,统一负责各类退兵和伤病残士兵处理等问题,切实减轻部队的负担。

随着这些制度的实施,或许“征兵难”问题,也将迎来解决的契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