口述|武汉新型肺炎痊愈者家属:互相没聊过生斯问题

新京报讯(记者 王瑞文 实习生 王亚会)在与新型冠状病蠧搏斗18天后,2020115日,王思从武汉金银潭医院治愈出院。

王思的妻子刘华向新京报记者介绍,丈夫曾去华南海鲜市场进过货,20191228日前后出现发热症状,到武汉同济医院住院,1231日转入武汉金银潭医院,直至病愈出院。

治疗期间,王思每天会用手机跟刘华说病情,但夫妻俩从来没聊过生斯的问题。王思康复出院后,刘华也没问过他,知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。

出院后,王思的身体渐渐恢复,但不能吃太油的,刘华会做点清淡的藕汤给他。

春节来临,王思一家人不打算走亲访友。122日,刘华向新京报记者表示:“我也想通过这个故事给大家加油,对于病人来说,要有信心,没那么糟。”

他曾在华南海鲜市场进货”

我老公平时身体非常好,很少生病。这次生病一开始就是感冒症状。(2019年)1224日,我们在家附近的社区门诊看病,医生让输液并配合吃药。

三四天后他突然发烧了,体温38.5℃,大概1228号那天,我们决定到武汉同济医院去看病。看病的时候,医生让查了血象,情况很不好,血小板和白细胞指数都不正常。医生就告诉我们需要住院,当时他咳嗽发烧,已经浑身没力气了。

说来也巧,当时刚好有个病房的病人出院,是个单间,于是我们就住进去了。

入院后第二天,他拍了CT,结果显示是病蠧肺炎,我也不明白是什么概念。

结果出来后,医生询问我们去过哪里,我说了几个地方,最后又确认我们是否去过华南海鲜市场。我当时感觉很奇怪,医生怎么知道他去过。照实告诉了医生,他去那里进过货,就是买了些蔬菜肉类,生鲜类的也没什么特别,活物有牛蛙和虾。

肺片结果出来,医生把事情跟我一说,我意识到事情有些严重,我们那个病房也作为隔离病房了。护士们上午来病房还只戴口罩手套,到了中午就全身武装了,穿了隔离服。

家里有个上高中的孩子,通话后,孩子交给外婆照顾,就我一个人陪护他。保护措施就是戴着医院发的口罩和手套。他刚开始打抗病蠧和消炎的退烧针,后来治疗的药物是什么我也不太清楚。

1229号的时候,医生给我做工作让转院,去金银潭医院。当时我挺害怕的,心想同济这么好,难道治不好了?医生也看出来我的情绪,就解释说那边是专业的病蠧感染治疗地,能得到更加系统的治疗。

于是,1231号下午,我们去了金银潭医院。当时医护人员全副武装,用救护车把我们送过去了。

图片

王思住院的武汉金银潭医院。 新京报记者 游天燚 摄

我俩没聊过生斯问题”

到金银潭医院后,也有人从同济转院来,病房里也有一开始就在的,当时看到人多了,家属之间一打听,发现症状一样,突然就感觉到心里踏实了些,我们不是一个人在与疾病抗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