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钱,特朗普疯狂:取消病毒隔离令,提振经济

新冠病毒在北美爆发式传染:3月23日美国累计确诊超4万,成为全球感染烈度最强的国家,联邦政府和各州也在之前紧急发布了社会隔离令:关闭餐厅、酒吧、体育场馆、影院等一切非必要商业活动,居民全部自行在家工作或隔离。

但没过几周,白宫和各联邦就对疫情,失去了耐心。

特朗普总统昨天(3月23日)说:我们的国家不是为了封锁为建,而是为了自由而生,我将在不久后重新考虑社会隔离方针,开放美国。

纽约州长库莫说:我在思考如何重启经济。纽约州长说话的时候,纽约州正承担着全美一半的新冠病毒感染者。

得克萨斯州副州长则明言:我决定冒着风险,解除社会隔离政策,以振兴经济。

为了钱,特朗普疯狂:取消病毒隔离令,提振经济

为什么美国对待疫情,出现180度大转弯

为什么美国政府,在1-2周内,对待疫情的态度发生如此大的变化?

就在上周,特朗普还豪言:美国停摆可能持续到7月或8月,我们在与看不见的对手作战,我们会取得最终胜利。

因为发布社会隔离令后,美国经济的表现非常糟糕,几乎在崩溃的边缘:

三大股指10天内熔断了四次,前不见古人,可能也后不见来者;世界油价暴跌,作为全球最大产油地的美国损失惨重;数百万企业关门歇业,千万人失业(美财长的估计是3200万);负债累累的美国大企业面临倒闭,波音、页岩油等向白宫紧急求助。

美国社会面临前所未有的大萧条,其烈度,是1929年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。

所以,美国为了挽救面临崩溃的经济,需要在国家经济(资本利润)和人民健康之间做出艰难的抉择。

更重要的是,特朗普和共和党政府今年面临大选,他们不希望因为糟糕的经济,失去执政权力。

最终,联邦政府开始松口:要为了经济,选择放弃一部分人的生命健康权。

为了钱,特朗普疯狂:取消病毒隔离令,提振经济

1929年大萧条

如何说服美国人民接受解除社会隔离政策?

而为了说服美国人民接受“解除社会隔离政策”的想法,白宫和各州政府可谓耍了不少小聪明。

第一招:欺瞒新冠病毒的危害性,特朗普说:新冠病毒就像车祸,每年车祸的死亡人数比其他灾难都要大得多,但这并不意味着我要告诉所有人,不要再开车了。所以我们必须重新开放美国。

这里,特朗普显然在欺瞒新冠病毒的传染烈度和致死率,在疫情失控意大利,新冠感染者的死亡率高达10%,哪一国的车祸率这么高?

第二招:偷换概念,激发美国人民的自我牺牲精神;美国保守媒体鼓动:政府是否敢为了避免经济衰退,勇于解除社会隔离,从而承担间接导致很多人死亡的责任,特别是老年人。

福克斯新闻请一名70岁老人,特里克现身说法,他说:“作为一名老年公民,你愿意付出生命,来换取整个子孙后代都热爱你,崇拜你的美国吗?我们需要聪明一点,照顾好自己的,但不要牺牲国家,绑架国家。”

第三招:给予不切实际的美好希望,纽约州州长宣传,一种抗疟疾药物在周一开始使用,可能会成为抗击新冠病毒的革命性疗法,疫苗和特效药物也在加紧研制中。

而第十经济观察室通过查询法国媒体所知:这种药物在法国的使用被证明有一定的效果,但还没有进行大规模的临床试验,来测试其有效性有几层,以及否存在副作用。

为了钱,特朗普疯狂:取消病毒隔离令,提振经济

美国精英内部的争论:资本主义的良心是利润,还是生命安全。

尽管白宫和美国各州开始向美国人民吹风:要松动美国的社会隔离政策,要在国家经济(资本利润)和人民健康之间,做一个艰难的选择。但美国内部精英层仍未达成一致。

美国的医学精英,包括白宫最信任的顶级传染病专家安东尼·福奇(Anthony Fuci),反对如此轻率的做法。

白宫首席经济顾问拉里·库德洛在接受福克斯新闻(Fox News)采访时则表示:他主张迅速打开经济大门。

美国精英内部的争论也是可预料的,毕竟医学专家是从防疫防控、最大限度的减少人民的死亡为出发点,而经济学家、政府官员则是要力保经济遭受最小的损失,保证选举旗开得胜。

毕竟,资本主义的良心,是利润,而不是人民的生命安全。

不过令人想要吐槽的是,在美国精英如此想要恢复经济的状况下,对于4万亿美元的市场刺激计划,两党还在为了分赃不均而拖延,打嘴仗。

为了钱,特朗普疯狂:取消病毒隔离令,提振经济